您的位置:浩博官网|国际 > vinbet浩博手机版 > 渡口逐岸漂移,运河渐行渐远

渡口逐岸漂移,运河渐行渐远

2019-05-15 22:57

  活在方言中的江北化的江南

图片 1

图片 2

  接触镇江是在咿咿呀呀的戏曲声中开始的。中山桥附近,镇江最繁华的地带,古运河从这里经过。已经丧失运输功能的运河,水波凝滞。傍晚时分,老年活动中心里的吹拉弹唱,正唱到“朝霞映在阳澄湖上,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全凭着劳动人民一双手,画出了锦绣江南鱼米乡……”(《沙家浜》选段)故事发生地沙家浜距离镇江不远,描述的自然景象也可以挪用到镇江。吴阿姨却觉得镇江是个奇怪的地方,“和苏州、杭州、无锡、常熟都不太一样,和我们下面的丹阳也不一样,说话也不同,我们镇江人是比较爽快的”。镇江地处吴淮两大方言的交界地带,镇江话颇有北音,没有吴侬软语的轻柔,与毗邻的丹阳迥异,而与大江彼岸的扬州又没有什么差别。“我们最喜欢的是京剧,越剧也行,我们这边是不听评弹的。”

一条千米之长的古街,却蕴含着上千年的历史,镇江西津渡古街,便是这为数不多的古街之一。

文/萧烟    图/毛国清

  镇江作家王川觉得镇江“肯定是江南嘛,长江的南面。但是江南人又觉得镇江有点像江北。但无论怎么说,镇江都是属于长江的”。镇江出产一种鲥鱼,每年春夏之交,这种鱼从沿海洄游到镇江附近的江中产卵,季节性很准,故有“时”鱼之称。鲥鱼以肥美、鲜嫩而著称,其中以焦山、大港江域所产味道最美。据说鲥鱼十分爱惜自己的鳞片,一触鱼网便不再动弹,苏东坡听说后大为惊诧,把鲥鱼称为“惜鳞鱼”,面临再大的风险,也不丧失天性。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在说镇江人性格中的自爱与爽快。

图片 3

我们一家三口拼车从镇江出发,经过汽渡,在午后的阳光下横穿了浩瀚的长江,在瓜洲古渡一带登岸,就进入扬州地界了。

  而镇江和运河的关系,就像现在运河在镇江的地位一样,“说起来有点远”。镇江的移民很多,特别是江北来的,方言就是活着的最好的佐证。王川介绍说:“镇江话方言属性变化的原因大致有政治、经济、自然地理与交通几个方面,很大一部分也和运河有关。晋室南渡,镇江成了江南最大的侨郡,来自北方的侨民直接导致了方言性质的变化。后来的安史之乱、黄巢起义、宋室南渡都加强了镇江方言的北化。运河的开凿,使镇江漕运口岸地位及军事地位大大提高,江淮水系沟通了江淮人民,必然也沟通了方言。五代与北宋时期,黄河下游多雨,水灾频繁,北方人继续不断南下。”

我是在这个鸡年的大年初一,路过镇江时,顺道去看了一下西津渡古街。因为抵达西津渡时,已是夜幕降临之际,古街被一片节日的灯笼和彩灯所包围,让人仿佛进入一个繁华无比的商业街。

瓜洲古渡,与对岸的京口渡(俗称甘露渡)、西津渡,以及湮没于历史长河中的蒜山渡等等,均为有着千年以上历史的古码头,可见这里水路的重要。因为这一带就是京杭大运河的咽喉要道,而大运河也不是一朝一代修建,瓜洲渡的历史似乎就更加久远。

  藏在时光深处的胎记

图片 4

从瓜洲进入市中心不足二十公里,现在的市中心,基本重叠着历史上的扬州中心。这条依漕运而生的城市,在历史上有着太强烈的个性。在中国古诗词中,江南扬州出现的频率一度高于杭州,只是杭州后来做过南宋都城而声名鹊起。扬州位于江北,但在传统中国文化中,扬州景物与江南一体相融,属于吴文化发祥地之一,自然也就归类为江南小城了。

  镇江的运河时代是从唐宋到明清时期。漕运兴盛的年代,镇江是太湖流域漕运及东南各地土特产北运的必经口岸,出现了“舳舻转粟三千里,灯火临流一万家”的景象。镇江市中心古运河沿岸一带至今仍保留着“丹徒码头”、“丹阳码头”等地名,这些地方都曾经是客船出发和到达的地方。如今小小的一块牌子,镶嵌在古运河边的巷口,像是时光深处的一块胎记。现在的丹徒是镇江的一个区,丹阳是镇江下属的县级市。在丹阳码头附近住着的闫大爷,爷爷一辈就从老家徐州迁移到镇江,附近的人家很多也都是从江北过来的:“扬州、徐州、蚌埠来的都有,听说还有祖上是旗人的。”他所说的“旗人”,指的是乾隆年间调驻镇江的旗兵。

其实,西津渡还算一条朴实的古街,因为它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文化、名胜古迹,还有及其优美的传说。西津渡位于镇江城西的云台山麓,北邻长江,曾是古人从长江南岸的镇江,乘船渡江北上,或者从江北过来的人们下船的一个古渡口。西津渡古街,当时是人们修葺于云台山间的沿山栈道,供人们去江边码头之行走方便。古时的长江水,凶猛异常,在云台山的半山腰,就建有一个供南来北往客人或坐船或登岸的渡口,西津渡便慢慢随之扬名开来。

图片 5

  后来,京杭大运河入江口东迁,镇江古运河渐渐失去了航运功能,在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中,甚至一度名列“黑臭河流”名单。王川介绍说:“上世纪90年代初镇江就启动了古运河整治工程,大部分做的是景观工程,我觉得还不是从根本上对运河文化的梳理。”说到景观,西津渡就是镇江最显眼的名片,称为 “一眼看千年”的旅游景观。近代运河衰落之后,对城市发展影响最大的就是西津渡码头及其周边。

图片 6

扬州之名,为夏初大禹设置的九州之一。当时地理界限不甚明确,华夏九州多限于江北,而中国南方各地都称隶属于扬州,可见扬州的外延极其宽广,拥有面积应在九州前列。但是,当时扬州治所未必就在这里,至少在隋朝以前,其治所在寿春、和州、丹阳(即现在的南京)等地变动。今天的扬州城,始于西周分封建邦时的邗国。邗国后来为吴国所灭,续建邗城;吴王阖闾为了称霸中原,在经过邗城的原有水系基础上将长江淮河二水系凿通,凿出一个邗沟,这就是地跨数千里、时跨数千年的运河中最早的一截。楚汉争霸,项羽曾在此临江建都,因而有了江都之名;后来西汉设广陵府,又有广陵之名。到唐初武德八年,扬州之名才由这里专享,算而今也有1392年了。

  “你们来晚了,现在没什么看头了。”坐在小码头街80号门口藤椅上纳凉的孙玉宝指点,“如果早几年来,西津古渡码头的台阶上还能看到各种小摊小贩,卖古董的卖假药的什么都有,你们不就是喜欢拍那些东西吗?”他说的早几年的西津渡是一条烟火气弥漫的高高低低的老街,虽然码头早就没有了。这里原先紧临长江,滚滚江水就从脚下流过。清代以后,由于江滩淤涨,江岸逐渐北移,渡口下移,当年的西津古渡现在离长江江岸已有几百米的距离。

因为长江水的变迁,大约于清代后,南岸的江滩不断淤积,而长江北岸的江堤却不断崩塌,造成长江江面渐渐北移,原先半山腰上的西津渡口,也逐渐朝山脚下延伸,直到今天人们能见到的长江水岸,已经远离原先的西津渡口有三百多米的距离了。

因为地属黄淮平原带,受黄河周期性改道的影响,扬州一带的地势几乎跟中原一样平坦,呈现在我们视野里一派田园风光,但也不乏密集的村屋、厂房,又一派华东经济圈的热闹;纵横的公路如同古时的阡陌,不时又穿越了一条条河流。

  西津渡古渡口已经暗藏于玻璃砖底。如果细细观察,就会发现布满青苔杂草的台阶一直通向黑暗深处,那里沟通着运河与长江。周末和旅游旺季的时候,总有各种旅游大巴停在古渡口四周,然后沿着旅游景点西津渡参观。西津渡附近够资格的建筑不少,蒋介石宋美龄下榻过的饭店;质朴大方的广肇公所,被认为是南北建筑风格融合的体现;最常被拍摄的是建于1890年的英国领事馆,现在一部分是镇江市博物馆,其余一部分西洋建筑被改装成商务餐饮会所。“一眼看千年”的标志性景点还有建于元代的昭关石塔,是我国惟一保存完好、年代最久的过街石塔。人们在塔下来来往往,偶尔也有自行车和电动车经过。总的来说,这是一条整洁清静蜿蜒有弧度的街,经过搬迁整治后,留下来的老居民已经不多。

图片 7

图片 8

  西津渡最后的人间烟火与文化招牌

云台山不高,类似江南的丘陵,人们似乎一抬腿,就能轻松攀上山顶。沿着原先建在云台山脚下的英国领事馆旧址,穿过长长的石板路,在古街的中段,可以见到一堵石墙,上面标有“一眼千里”四个字。字牌下面是一处用玻璃罩住的古栈道,上面清晰的标注了从唐朝之前,一直延续到清代,西津渡古街路面的演变。唐代之前的古街是泥土路面,到了唐代则是鹅卵石路面,宋代是石板路,清代时改成条砖铺就。据说在现今的西津渡古街的道路下面,整个街道下面叠压着3-5米厚的文化堆积层,随便挖下去就能见到出土的文物。

在古代,水路为最快捷通道,等同于现在的高速公路。而当时能通达南北的水道,唯此一条运河。因而运河一带的区域自古经济繁荣、文化昌盛,运河串连起来的南方古镇,都成了江南名镇,出类拔萃的有杭州、苏州、无锡、常州、镇江、扬州、高邮……。这是因为处于江河出海地带,低海拔造就高水位,加上这一带地理并非一律地平坦,水系流淌不息,灵动而富有韵律。发达的水网,滋润着一方土地,华东一带至今仍然是中国经济最发达地区。而扬州是运河上的必经之道,在历史上经济更胜一筹,带动漕运、盐业、钱庄、行旅、娱乐等行业的高度发达。可是在上世纪因为传统运输模式的改变,铁道运输成为主流,华东铁路为了穿越省城南京而偏离了扬州,让这个城市的竞争力急剧滑落,类似无锡、常州、镇江这些当年更小的江南小镇,都将扬州一一甩在了后头。

  沿着西津渡街往深处走,沿街能看到“民国元年春长安里”、“吉瑞里西街·1914”、“德安里”等题额,但多数都大门紧锁,人去楼空。“长安里”,这条有着古典名字的街巷,每搬迁一户都会在大门上刷上一个大大的“ok”,两条狗静静蜷缩在角落里舔舐着身子。如果站在西津渡的最高处云台山山顶,就能看清整个西津渡的面貌,等待被改造的一片仿古屋顶,好像是沉睡放置的盆景,不远处就是浩浩长江水。

图片 9

进得市区,古城韵味就出来了,建筑更多地追求古韵;汶河路上的两座古砖塔雄踞街心,使这条大街不论古代当代,都应该属城市的文化轴线了。

  “还能看看的地方”,在孙玉宝看来主要在伯先公园附近的大兴池,这是老镇江所熟知的百年浴室。据说大兴池晚清时就有,民国时期风格的门楼已经被时间侵蚀剥落,大门被围栏挡上,正在进行一场恢复性建设。据说1938年曾增设女子浴室,当时开风气之先,而今女浴室已经关闭。洗浴要买“浴筹”,过去“大兴池”门前排队买筹子的盛况也都留在了记忆深处。但就算是现在,也总有人在上午就枕着阳光走向浴室,走向自己熟悉现在又看起来不合时宜的一种生活。

西津渡,起源于三国时期,至隋朝前的南方六朝,这里都是古人渡江的固定码头,也是军事要塞之地,谁占据了西津渡,谁便掐住了南北航运的命脉。三国时吴国的东吴水师大营,便是驻扎于此。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源自于东晋的农民起义领袖孙恩,史书记载:孙恩曾率军10万,战船千艏,从海入江,占领了镇江的西津渡,切断了南北之间的联系,以此围攻当时的东晋首都南京。

图片 10

  陈长生决定以自己的“顽固”在西津渡街上坚持下去。他开了一家“万顺昌状元饼”店,煤球炉、铁烙、斑驳的木柜台、墙上被烟火熏黄的张贴画。陈长生每天下午都会坐在家门口烙状元饼。这是一种薄薄脆脆的饼子,有着鸡蛋牛奶蜂蜜融合的香甜。为什么叫状元饼?他解释说因为当年很多秀才要从西津渡上船,坐船顺着运河北上赶考,长路漫漫,就带上这种干粮上路,顺便讨个好彩头。

图片 11

我们选择古城区一家酒店入住后,没做太多停留,就驱车来到东关街的运河码头。运河虽已辟为世界文化遗产,但在这里遗留并不多,河堤怕是建国后改建,但码头的千年条石还有存留,矗立的牌坊却是崭新的。旁边的东关街广场,设立有马可波罗的骑马铜像;在他的游记中对这座城市着墨颇多,他甚至在这座城市担任过地方官,但搜遍元代史料,也找不出有外国人在扬州担任地方官的记录。可见即使著名游记,也会有很多戏说成份。

  这家饼店让这条长街有了一点人气,很多拍摄西津渡的镜头里总能找到陈长生的身影。“我很上相的噢,你们看看。”陈长生把各种有他身影的刊物分门别类装裱起来,有中央级媒体也有省级媒体,有报纸有杂志。逢年过节的时候,领导来西津渡视察,陈长生的饼店作为这街上不多的人间烟火也总能被纳入镜头,于是,可供装裱的素材越来越多。“他们要来劝我走,我就拿给他们看,我可是上了这么多媒体的,我就是西津渡乃至镇江的一块文化招牌。”

唐代时,西津渡更是写下过辉煌的篇章。公元684年,唐高宗李治驾崩,武则天临朝称帝,成为中国历史上的女皇。唐代大诗人骆宾王,路见不平,在镇江的北面扬州城举旗讨伐武则天,并写下了传诵千古的著名檄文《为徐敬业讨武曌檄》,一时天下震动。后讨伐失败,骆宾王只得从扬州渡江,来到西津渡的云台山躲避。

由东而西,可穿越东关街城门,在这里刨出过数层城墙,隋唐五代的叠层关系清晰明确;城楼是新近建成,但也叠压着历史留下来的残墙残垣。历史上的城墙数建数毁,见证着一座城池的兴衰故事。扬州因为地处交通要冲,世道稳定时经济高度发达,每逢乱世又常遭觊觎,引来毁灭性灾难。隋末炀帝受困江都,在这里被部将缢杀,天下大乱。自黄巢乱唐,江淮之间群盗蜂起,本人的长篇历史小说《南唐悲风》更多这时期记录:当时的走卒贩夫、盐枭恶囚,皆可起身草莽;孙儒、秦功权都曾攻略扬州,直到后来庐州人杨行密在江都建立吴国,历三君之后又被南唐取代,之两国都隶属于“五代十国”之中的“十国”,但扬州在南唐时被降为陪都。南宋时期,金兵两次南侵,扬州几成废城;“废池乔木,犹言厌兵”。再到清初的“扬州十日”,扬州城屠戳一空;当然,文献所记载的遇害人数达到80万,肯定就存在很大的夸张成份了……

  ■ 河与人

图片 12

图片 13

  隔着长江北上或南下

西津渡,三国时也叫“蒜山渡”,因为那时的云台山就叫“蒜山”,唐代曾名“金陵渡”,因为那时的镇江就叫“金陵”,到了宋代以后,才称为“西津渡”。它与江北扬州的瓜洲渡,组成南北渡江的两大码头。北宋熙宁元年 春,王安石应召赴京,从西津渡坐船北上,当他抵达江对岸的瓜洲渡口 时,即景抒情,写下了一首千古传诵的《泊船瓜州》诗:

与东城门相连,就是著名的东关街。

本文由浩博官网|国际发布于vinbet浩博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渡口逐岸漂移,运河渐行渐远

关键词: 浩博官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