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浩博官网|国际 > vinbet浩博登陆 > 清代各地行会概况

清代各地行会概况

2019-05-15 22:55

[摘要]在人类历史的发展中,逐渐细致化的社会分工形成了行业形制;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生业、行业、专业愈加紧密地伴随着。如果没有这些行业分工和专门作业,事物无法分类,货物无法上柜,仿佛一个图书馆,没有分类目录如何找到你要的书?如果把社会比喻成为一部车,那么,各个行业就像是车的各个部件。没有专门、专业化的社会化生产,社会便无从谈起。而对于那些行业化的工作,它们是日常的,也是神圣的。我国的行业传承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是一份重要的文化遗产。

稳定的师徒关系是现代学徒制能否成功构建的重要基础。

清代行会组织,在全国普遍存在。在传统的工商业城市中,商业和手工业的各行各业,几乎都有行会。大城市如苏州、杭州、宁波、汉口、广州、上海和北京等地,行会组织有相当强大的实力。苏州的手工业和商业行会,至少有一百六十多个。杭州的各种手工业行会组织,在清代以前,就已有自己独立的行规。所谓“三百六十行,各有市语”。入清以后,有些行会组织还加以“拓新”。宁波在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之交,商业行会已经十分强大。行会商人在经营对外贸易方面,经常采取联合行动。汉口在同一时期,盐、当、米、木、花、布、药材各行,以及在汉口经商的云、贵、川、陕、粤、西、湖南等省商人,均各有自己的行会组织,即所谓“商有商总,客有客长,皆能经理各行、各省之事”。广州在十九世纪初期,每一种职业,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彼此划分的行业,各有其本行的规章惯例”。上海在同一时期,单是各地商民在这里建立的行会会馆,就有十三处。北京的工商会馆,在清代前期也有近四十处之多。有些中等城市,也有相当完整的行会组织。如长江中游的沙市,运河线上的临清、济宁,都有专门的行业街道。沙市在明末清初已“列巷九十九条,每行占一巷”。临清、济宁也都有专行的行街道和独立的行规。内地小城市和边远地区的城市中,出现行会组织的,也相当普遍。四川汉州各行各业,“入铺出铺,各有礼仪”。大足县中,缫丝、瓦木、染色、成衣等业,都有行会。地处塞外的归化城,在十八世纪初,工商各业已形成十二行,各行各业都有定名为“社”的行会组织。集镇亦复如此。大的手工业集镇如江西的景德镇,广东的佛山镇和江苏的盛泽镇,都有悠久的行会历史。一般农村集镇中,也不乏行会存在的迹象。在安徽、四川的一些小集镇中,行会壁垒森严,不下于城市。在广东,甚至在农村中,也有会馆的设置。从清初至嘉庆,行会组织有继续发展的趋势。在苏州行会组织的会馆或公所中,已知其创建年代的,有机业公所等三十九所。其中创建于清朝以前的只有三所,创建于道光以后的有九所,其余二十七所,均为康、雍、乾、嘉四朝和道光初年所创立。上海行会中,实力很大的商船会馆和海州帮商的高宝会馆,也都是清朝初年创立的。这些会馆或公所的创建时间,不一定就是行会的成立时间,有些行会的成立,可能早于会馆或公所的创建,甚至会早得很多。但是大批会馆或公所的创建,说明行会的力量,在有清一代有所发展。清代行会组织在工商业中保持着强大的影响。在现存的一些手工业行会规条中可以看出,从清初到嘉庆时,行会关于学徒、帮工的限制,非行会手工业者的排斥,产品价格、工资水平的统一和原料分配、销售市场的限制等等,都有十分严密的规定。一直到道光年间,许多行会在排斥非行会手工业者方面,仍然规定外来客师新开店铺,须出牌费“入公”;在限制学徒和帮工方面,仍然规定客师“不得蒙混滥请”,学徒“出一进一”,“不能擅带”;在统一工资水平方面,规定不许“低价包外”,“徇情受用”;在统一产品价格方面,规定“同行公议”,“不准高抬,亦不许减价发卖”;在原料的分配方面,规定“公分派买”,“不许添减上下”,在销售市场的限制方面,规定“新开铺面,不得对门左右隔壁开设”,也“不准挑担上街发卖”。所有这些,说明清代行会对城市工商业,保持着相当完整和严密的控制。随着社会分工的发展,一方面引起劳动分工的增长,一方面也引起行会数目的增加。原来属于一个行业的行会,现在分裂为几个行会。彼此之间,存在着严格的分工限制。这在手工业行会中,表现得最为明显。江西景德镇的陶瓷业中,就划分众多的小行业,分别组成自己的行会。各行之间,“主顾有定,不得乱召”。在苏州的丝织业中,“机张须用泛头,有结综掏泛一业,练丝有槌丝一业,接经有经接头一业,织花缎有上花一业”。均系“各归主顾,不得紊乱搀夺”。有的行业,产与销都是“各归各业”。如苏州线业中,张金业不得兼营金线业,金线业亦不得兼营张金业。各分界限,泾渭分明。这说明在行会制度的条件下,分工的发展和生产的专业比,没有改变手工业的小规模性质,也没有促进行业之间的自由竞争,而只是促使相近行业分成众多的行帮组织,进一步造成城市工商各业彼此之间的对立和隔离状态。<

[关键词]生业;行业;组织;无形遗产

现代学徒制;师徒关系;制度化


原标题:我国现代学徒制中师徒关系制度化的构建策略

题旨:从日本的会社说起

作者简介:张宇,徐国庆,华东师范大学,上海 200062 张宇,女,黑龙江哈尔滨人,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博士生,主要从事职业教育研究;徐国庆,男,江西高安人,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职业教育研究。

  日本的会社非常独特,说它独特,除了这一语用具有日本语言的表述特点外,还鲜明地反映出日本现代企业的特质,重要的是,它的产生根基于日本传统遗产中的文化基因,并注入近代以降外来、尤其是西方现代价值的滋养而生成的一种特殊的行业组织和制度;这一组织制度将两极时空相结合,即将西方现代企业制度与积淀有深厚传统的日本行会和企业文化遗产结合在一起,并形成了一种传承机制,成为日本无形文化遗产的有机部分。

内容提要:稳定的师徒关系是现代学徒制能否成功构建的重要基础。师徒关系从私人发展走向制度发展,经历了个体手工业学徒制时期、传统行会学徒制时期、企业学徒制时期以及现代学徒制时期等四个阶段。在现代产业形态和现代教育发展的影响下,现代学徒制中的师徒关系不断向制度化发展。因此,现代学徒制实施过程中要制定师傅管理规范,完善师傅资格评价等级;重视师傅职业能力的培养,形成师傅培训体系;采取师徒双向选择,形成双向互动学习与反馈;规范学徒评价标准,促进学徒职业生涯发展。

  会社在字面上可以译作公司(corporation)。但会社所指的公司、企业与西方的有很大不同,特别是作为社会主体的人,以及社会主体所承载着的文化因子,因此,世界上出现了一个专用名词Japan Incorporated日本株式会社。在日本人的眼里,会社是一个社会实体,而这一实体的永久性来自于祖先传承下来的组织制度。每一个会社成员不仅有义务传承借名某一个祖先的想象性共同遗产,也分享会社组织所拥有的共同利益,包括会社的永恒存在和会社业务的繁荣发展。

关 键 词:现代学徒制 师徒关系 制度化

  会社作为职业性工作单位是一个现代的法人团体,每一个单位成员都被赋予相关的责任和义务;然而,它不是简单的现代企业模式的复制,是具有各自历史上的理由和文化上的色彩,即拥有一条传统的联接纽带,是一个从家到会社的历史传统和社会传承。换言之,是一份属于日本的文化遗产以及传承方式。会社甚至有自己的会社墓,会社的供养塔里竖立着先人之碑,纪念活动伴随着各类宗教活动,特别是那些大中型企业,类似的活动很多,而且遍布全日本。

基金项目:2015年度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职业教育现代学徒制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

本文由浩博官网|国际发布于vinbet浩博登陆,转载请注明出处:清代各地行会概况

关键词: 浩博官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