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浩博官网|国际 > vinbet浩博登陆 > [周兵]以新体裁说新概念

[周兵]以新体裁说新概念

2019-05-21 10:17

  20世纪西方新史学的成果可谓异彩纷呈,而我们史学界的引进和介绍还远未形成全景式的认识。一般读者所熟悉的新史学代表人物主要限于以布罗代尔为首的几位法国学者。北大出版社最近翻译出版的《新史学:对话与自白》一书则有助于丰富我们对西方新史学的认识,摒除某些陈见。

图片 1  20世纪西方新史学的成果可谓异彩纷呈,而我们史学界的引进和介绍还远未形成全景式的认识。一般读者所熟悉的新史学代表人物主要限于以布罗代尔为首的几位法国学者。北大出版社最近翻译出版的《新史学:对话与自白》一书则有助于丰富我们对西方新史学的认识,摒除某些陈见。

  这是一本以新史学为题的书,还未读时不禁疑问先起:这会是怎样的一种新史学?历史学又将有何新的变化?想到此,先要来回顾一下百年来各种新史学的变迁。

  这是一本汇集了九位在当代西方声名显赫的新史学家的访谈录。其中既有我们已经熟悉的昆廷斯金纳、彼得伯克、罗伯特达恩顿、金兹堡,也包括国内学界未给予充分关注的丹尼尔罗什、杰克古迪、凯斯托马斯、阿萨布里格斯、纳塔莉泽蒙戴维斯等名家。这几位大师级学者的现身说法,无疑将给读者留下深刻而又生动的印象。我们头脑之中有关新史学的知识图景,或许会因阅读此书而有所变动。

  这是一本汇集了九位在当代西方声名显赫的新史学家的访谈录。其中既有我们已经熟悉的昆廷斯金纳、彼得伯克、罗伯特达恩顿、金兹堡,也包括国内学界未给予充分关注的丹尼尔罗什、杰克古迪、凯斯托马斯、阿萨布里格斯、纳塔莉泽蒙戴维斯等名家。这几位大师级学者的现身说法,无疑将给读者留下深刻而又生动的印象。我们头脑之中有关新史学的知识图景,或许会因阅读此书而有所变动。

  1902年,梁启超在《新民丛报》撰文倡议新史学,纵论史学之性质,批判中国封建旧史学,由此发动了史学革命。从此,新史学一词便成

  本书的编者、访谈主持人是一位巴西裔的英国女学者,玛丽亚露西娅帕拉蕾丝-伯克。身为文化史专家,她对于九位受访者的著述十分熟稔,因而她的提问能够切中肯綮、富有深度。此外,作为彼得伯克的夫人,她对这些来自剑桥、牛津、普林斯顿和法兰西学院的新史学大家的了解更有别人不及的优势,当面的交流和接触更多,这一因缘也使得受访者更为轻松,话语之中也少了几分不情愿,多了几分犀利与幽默。正是凭借以上两点,伯克夫人的这本访谈录才有了超过一般访谈的深度,让受访者透露出一些在其著作中隐而不显或从未涉及的东西。她比较喜欢提及的问题包括:这些史学大家如何走上了学术道路?怎样发现了他们的研究课题?哪些学者和书籍对其研究路数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这些获得过众多荣誉的史学明星如何看待对其研究的各种批评?正是对诸如此类问题的回答,不仅勾勒出九位大家的人生轨迹与思想脉络,更使读者了解到新史学的重要参与者们对于新史学的看法。

  本书的编者、访谈主持人是一位巴西裔的英国女学者,玛丽亚露西娅帕拉蕾丝-伯克。身为文化史专家,她对于九位受访者的著述十分熟稔,因而她的提问能够切中肯綮、富有深度。此外,作为彼得伯克的夫人,她对这些来自剑桥、牛津、普林斯顿和法兰西学院的新史学大家的了解更有别人不及的优势,当面的交流和接触更多,这一因缘也使得受访者更为轻松,话语之中也少了几分不情愿,多了几分犀利与幽默。正是凭借以上两点,伯克夫人的这本访谈录才有了超过一般访谈的深度,让受访者透露出一些在其著作中隐而不显或从未涉及的东西。她比较喜欢提及的问题包括:这些史学大家如何走上了学术道路?怎样发现了他们的研究课题?哪些学者和书籍对其研究路数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这些获得过众多荣誉的史学明星如何看待对其研究的各种批评?正是对诸如此类问题的回答,不仅勾勒出九位大家的人生轨迹与思想脉络,更使读者了解到新史学的重要参与者们对于新史学的看法。

  为历史学推陈革故、求变创新的代名词,以新史学为题的论著也往往在历史学潮流变换的关头应运而生。在海外同样如此,1911年美国人詹姆斯鲁宾逊也发表了一部《新史学》,拉开了20世纪西方新史学的序幕。它以西方史学由传统向现代的转换为题,针对以兰克史学为代表的西方传统史学,也提出了改进研究方法、推动史学进步、进行历史学革命的主张。中国学界对鲁氏《新史学》的译介又转而成为中国史学革命的巨大助力,早在20年代何炳松先生便翻译了该书;60年代齐思和先生又执笔重译,该译本在坊间、学界都流传极广。

  众所周知,法国的年鉴学派是新史学的重要推动者。在受访者中,虽然仅法国的丹尼尔罗什属于年鉴派的第三代,但来自英、美和意大利的史家,或是坦言十分接近年鉴学派,或是对年鉴学派的创始人之一马克布洛赫及其大著《国王神迹》非常推崇。总之,他们中的大部分受到了年鉴学派的影响。

  众所周知,法国的年鉴学派是新史学的重要推动者。在受访者中,虽然仅法国的丹尼尔罗什属于年鉴派的第三代,但来自英、美和意大利的史家,或是坦言十分接近年鉴学派,或是对年鉴学派的创始人之一马克布洛赫及其大著《国王神迹》非常推崇。总之,他们中的大部分受到了年鉴学派的影响。

  70年代,一批年轻的法国史家再次重提新史学。当时的法国史学,布罗代尔为代表的第二代年鉴历史学正如日中天,这一次的新史学要反对的是历史学的过分社会科学化,它是前一次新史学的继续和进一步深化。其编者和作者多为年鉴学派第三、第四代重要成员,它反映了70年代后法国年鉴学派、乃至西方史学更具开放性和多元化的特点。该书在80年代被编译为中文,亦定名为《新史学》,是新时期里关于法国年鉴派史学最重要的译著之一。

本文由浩博官网|国际发布于vinbet浩博登陆,转载请注明出处:[周兵]以新体裁说新概念

关键词: 浩博官网|国际